在日本的某個車站裡,居然有企鵝?!一座可以看得見海的終點車站,這座車站有個迷你冰庫,那是企鵝的家。企鵝在列車、月台之間悠閒漫步的可愛模樣,總能撫慰乘客疲憊的身心。雖然沒人曉得企鵝的來歷,但企鵝不是孤單一鳥,牠有個可靠的夥伴,紅髮的失物招領課員……

《企鵝鐵道失物招領課》
◎第五屆車站書店大獎NO.1,書店店員一致熱情推薦
◎日本AMAZON★★★★☆好評如潮,上市後再版不斷

一隻愛散步的紳士企鵝,一個溫柔的紅髮青年。在濱海鐵道的小車站裡,撿拾各式各樣的人生碎片。不願忘記的、不想記住的,他們都為你悉心保管……

若你曾在《解憂雜貨店》感受到奇蹟,在《時光當鋪》獲得慰藉,不妨也搭上長長的列車,來《企鵝鐵道失物招領課》坐坐。暖心系日常推理作家──名取佐和子,將為忙碌生活的你,找回彌足珍貴的每一瞬間。


小說《企鵝鐵道失物招領課》摘文:第二章:號角響起

在終點站的海狹間車站下車的僅有弦一人。揹著大背包的弦舒一口氣,取下耳機。波浪拍打聲傳進弦的耳中,海浪聲間或夾雜著高亢低沉的金屬音。

「好酷喔……」弦興奮得提高嗓音讚嘆。

由離家最近的華見岡車站搭上直達電車,只需三十分鐘左右,但從海狹間車站看到的景色宛如截然不同的世界──以弦的說法,就是「像遊戲一樣」。銀灰色大海出現在眼前,無機質且造型帥氣的工業區吐出的白煙飄向天空,混入秋天的陰鬱雲層。望著超乎日常的風景,弦受陰沉天氣影響的心情明亮起來。

弦沒搭上班次極少的直達電車,被迫在支線的轉乘站等了四十五分鐘,眼前的別樣風情可說是讓剛才的等待值回票價。弦揉了揉鼻子。他會反覆做出緊張時的習慣動作,是有原因的。

暌違一年,弦昨天才走出家門。在擁擠人群中穿梭,及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出遠門,弦仍是陌生無比。然而,他接下來卻不得不挑戰最不擅長的事──和三次元的人在現實中交談。

我果然還是沒辦法……好想逃走……

弦抓著月台的欄杆眺望大海,同時慢慢滑落,蹲坐在地上。

昨天,為了替冰雨委託的「冒險」進行準備,弦搭上電車,卻掉了東西。一發現東西遺失,弦立刻上網查出失物保管處的聯絡方式,連打好幾通電話,但一直無人接聽。

「話說回來,如今居然有辦事處沒在網站上放電子郵件地址,真是難以置信。」

弦低聲發牢騷。其實,連需要直接交談的電話,弦也會驚慌失措,所以他對打電話一樣敬而遠之。然而,「冒險」的時間一分一秒逼近,他不得不在沒取得聯絡的情況下,直接登門詢問的高難度行動。不是誇大,弦根本滿心絕望。

要是沒弄丟那樣東西,就不會旁生枝節,多出這種「任務」。光是完成冰雨委託的「冒險」便忙得焦頭爛額,真不走運。弦對粗心的自己生悶氣,一邊取出手機,不死心地再次打給失物保管處,但依舊只有持續不斷的播號聲。

「哎,真是的!」

弦充滿不安與焦躁的腦海,突然浮現呼嚕那張大福般的臉。

呼嚕平常從弦的房間窗戶自由進出,行動範圍似乎十分廣闊。根據家人的目擊證言,牠有時甚至會晃到車站另一邊,坐落在山丘上的自然公園。不曉得是不是去參觀自然公園的著名景點「花之摩天輪」?

比起我這種人,呼嚕的見聞應該非常豐富,想來也更適應外面的世界。弦由衷羨慕,忽然間,視野一角出現一道晃動的身影。

「咦?」

弦驚訝得站起,恰恰與從月台邊緣的階梯探出頭的動物視線交會。不是貓,也不是狗,擁有黑白雙色的渾圓腦袋和橘色嘴喙,拍動著無法飛翔的翅膀,睜著黑亮眼眸望過來的生物是……?

「企鵝?」

大概是聽到弦的驚呼,企鵝轉一圈背向他,搖搖晃晃走下階梯。

留在原地的弦躊躇片刻,再度戴上耳機,毫不猶豫地選擇手機中《巴比倫尼亞‧奧德賽》的遊戲配樂。耳機立刻響起雄壯的號角聲,跳躍般的旋律伴隨著一連串鼓聲流瀉而出。遊戲中的角色離鎮,準備展開冒險時,總會響起這首曲子。

「好,出發吧。」弦自我激勵般低語,大大擺動胳臂步向企鵝離去的階梯。

一下階梯,弦便追上企鵝。企鵝左右搖晃著轉身,看到弦沒特別驚慌,步調不變繼續行進。這是……真的企鵝,不是我的幻覺吧?弦仍難以相信自己的雙眼,忍不住繞到企鵝身旁,拿出手機拍下照片。不知是不是受到「啪擦」的快門機械音驚擾,企鵝揮動被稱為「鰭肢」的前肢,閉起一邊眼睛。弦察覺剛剛的行為似乎很失禮。

尾隨企鵝,穿過無人剪票口,弦來到地板、天花板、牆壁都是木造裝潢的等候室。從出口看得見大型工廠的門,身材高大、一頭蓬髮的警衛,狐疑地望著弦。企鵝往左拐,弦趁機轉身,避開警衛的視線。

企鵝用橘色嘴喙啄了啄,木板牆倏地滑開。弦發出「哇」一聲,取下耳機。原以為是牆壁,其實是拉門,仔細一瞧,弦發現門上有可供手指勾住的小小溝槽。

「歡迎回來。」

一道柔軟的嗓音響起,拉門縫隙後的紅髮映入弦的視野。

輕浮男出現!弦全身緊繃。注意到一旁的弦,紅髮青年露出軟綿綿的笑容,嘴角宛如描繪出波浪線條般勾起,微翹的嘴唇為他增添一分稚嫩及可愛。啊,這傢伙感覺很受歡迎,弦凝視對方呆呆想著。對方一定是在現實世界中,戀愛、學校生活或工作都十分順遂的人種。可惡的現充!弦擅自認定,在內心憤憤咒罵。


以上試讀內容節錄自獨步文化《企鵝鐵道失物招領課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