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日本的某個車站裡,居然有企鵝?!一座可以看得見海的終點車站,這座車站有個迷你冰庫,那是企鵝的家。企鵝在列車、月台之間悠閒漫步的可愛模樣,總能撫慰乘客疲憊的身心。雖然沒人曉得企鵝的來歷,但企鵝不是孤單一鳥,牠有個可靠的夥伴,紅髮的失物招領課員……

《企鵝鐵道失物招領課》
◎第五屆車站書店大獎NO.1,書店店員一致熱情推薦
◎日本AMAZON★★★★☆好評如潮,上市後再版不斷

一隻愛散步的紳士企鵝,一個溫柔的紅髮青年。在濱海鐵道的小車站裡,撿拾各式各樣的人生碎片。不願忘記的、不想記住的,他們都為你悉心保管……

若你曾在《解憂雜貨店》感受到奇蹟,在《時光當鋪》獲得慰藉,不妨也搭上長長的列車,來《企鵝鐵道失物招領課》坐坐。暖心系日常推理作家──名取佐和子,將為忙碌生活的你,找回彌足珍貴的每一瞬間。


小說《企鵝鐵道失物招領課》摘文:第一章:貓與命運

為了尋找能夠談話的安靜地方,岩見打算走下階梯,不過響子擔心站在月台白線邊緣的企鵝,遲遲不敢離去。強風迎面一撲,企鵝稍稍後退,卻輕飄飄地抬起前肢,出色地維持平衡。響子頭一次覺得,那對前肢像翅膀一樣,不由得鼓起掌。

電車的門滑開,沒半個人下車。通知電車即將折返的廣播聲自動響起時,企鵝雙腳併攏,靈巧地跳上電車。

「哇,牠上車了。牠要去哪裡?這樣不要緊嗎?」

響子忍不住揚聲詢問。昨天企鵝也是搭上電車,正在前往某處的路上嗎?昨天響子以外的乘客都沒什麼反應,說不定企鵝出門遛達並不稀奇。

響子突然想起昨天的夢。她低頭望向沒揹在肩上,依舊抱在懷裡的黑色郵差包,出聲提議:

「我們也搭上電車吧?」

「咦,為什麼?現在?這班電車嗎?」

岩見會心生疑慮也是理所當然,這樣等於是不向守保打聲招呼就擅自離開車站,響子清楚感受到他的為難,不過趁著發車音樂──又是〈SWEET MEMORIES〉,流瀉而出的瞬間,響子學企鵝雙腳併攏,跳上電車。於是,儘管說著「不太好吧」,岩見仍跟著跳上車。

兩人跳上電車的同時,車門關閉。

響子朝企鵝所在的車廂走去,背後傳來岩見不知所措的話聲:

「笹生小姐,為何突然決定這麼做?」

響子在三節電車的中間車廂找到企鵝,隔一段距離停下腳步,才轉向岩見,深深低下頭。

「真的非常抱歉,只是……我希望有個契機。」

「打開骨灰罈的契機?還是,不打開骨灰罈確認的契機?」

岩見眉頭深鎖,看著響子懷中的郵差包詢問,響子卻答不出。當下,只是內心湧起一股衝動,不想留在炎熱的月台上。然而,這股衝動的來源,她毫無頭緒。實際上,她連自己的心情都不清楚。或許,這也表示她不明白自己對Fuku的心情。

響子坐在與岩見相鄰的座位上,無言地隨電車搖晃一陣後,鼓起勇氣開口:

「岩見先生的貓叫什麼名字呢?」

「呃……牠叫……小咪。」

「小咪?那麽,是女生?」

「是的。」

「這樣啊……現在還會很難過嗎?」

響子一邊問,一邊偷覷岩見的神情。岩見瞬間愣住,視線在空中飄移,隨後閉上眼。長長的睫毛在他的臉頰落下陰影。

「嗯,還是不好受。生活中少了小咪,我老是恍神,真是傷腦筋。沒想到,居然連這個都會弄丟。」

岩見無力地苦笑,流露對貓的深厚感情。響子見狀,悄悄放鬆肩膀。

經過工業地帶,油盥線直接和本線的波濱線合流,從美知家座落的新市鎮方向來的乘客,紛紛搭上響子他們乘坐的電車。和昨天一樣站在門邊的企鵝身影,旋即隱沒在增加的乘客中。自然成為焦點的企鵝缺席,為了尋找話題,響子不斷轉向窗外。岩見忍不住問:「妳喜歡電車嗎?」

「與其說喜歡,其實是感到稀奇。平常我都開車。」

響子解釋她任職於租車公司。

「我開車上下班,工作內容也都是將出租的車子開到其他營業所之類,幾乎沒什麼機會搭電車。」

岩見「哦」一聲,臉上漾出帶著親近感的微笑。

「不論公私我都是開車派,偏偏昨天由於公事上的需求,不得不搭電車……」

「啊,我也一樣!上週末我的車子故障,不巧送修。如果能開車,我就不用搭電車,更不會落下東西。」

聽著響子的話,岩見和響子自己都忍不住嘆氣。

「總覺得我們挺像的。」

岩見喃喃冒出一句,語氣親近許多。

「嗯,」響子連連點頭,一字一句地強調:「真是難得的偶然。」

「或許是Fuku和小咪讓我們相遇的」這句話,雖然對岩見說不出口,響子卻一直默默想著此一可能性。這次或許就是響子從十三年前憧憬至今的「命運的邂逅」。

響子無意識地握緊郵差包肩帶,岩見開口:

「怎麼樣?笹生小姐,妳願意相信我嗎?」

「什麼?」

響子宛如身處夢中,望向身旁的人。只見岩見打開腳邊的波士頓包拉鍊,露出裡面的郵差包。

「這是妳的貓的遺骨,我親眼確認過。要是不忍心打開骨灰罈,妳願意相信我,直接和我交換包包嗎?」

響子低頭看著膝上的郵差包,耳朵一陣發熱。一瞬間,她認真以為是類似「妳願意相信我,跟著我一輩子嗎」的求婚,不禁厭惡起自己跳躍的妄想力。


以上試讀內容節錄自獨步文化《企鵝鐵道失物招領課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