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=張維中

旅行中除了「幫人買」這三個字令人覺得陰魂不散之外,最近這兩三年來,據我觀察飛來東京旅遊的朋友中,還有三個字也是不斷挑戰大家的忍耐底線。那就是總有很多朋友,會在街逛到一半時忽然瞬間凝結,或者飯吃到一半突然放下餐具,接著就盯著智慧型手機,滿臉無奈地對一旁的旅伴說:「回個信。」

回個信。大多就是公司的來信了。這一回,一兩分鐘就能解決的算是你好人有好報。可惜職場當中的我們,多半在別人眼中都是壞蛋。故依照本人田野調查,只要你自以為有責任感一回個信,通常對方都會趁勝追擊,沒好下場。

我嚴重懷疑我的好人朋友阿德,家裡可能是無限量印製好人卡的。這趟東京散心之旅,沒想到阿德除了背負「幫人買」的苦難以外,還歷經了「回個信」的人生試煉。

明明事先就規劃好的休假,也找了人代班,但跟自己有關的公事往往無法一刀兩斷。遇到體貼的同事或上司,考慮到你是休假,若不是有什麼緊急狀況,大多也就會想辦法自行解決。但阿德公司裡的人,不管你人在富士山還是象山,什麼雞毛蒜皮的小事,也不是非現在解決不可的,都要發信來問。偏偏現在智慧型手機海外上網愈來愈便宜,要是讓大家知道你能隨時能夠上網,就難以擺脫行動辦公室的命運。你不解決,好像事情就因為你而停擺了。

不知道從何時開始,很多人聯絡公事都不發email了。許多公司主管都要求員工加LINE。有了LINE就看你怎麼耍賴,顯示了讀取還不回,你就被視為故意不回。實在因為與自己工作有關的要事,旅行中不得不回信,倒也無可厚非。但在即時通訊上討論公事,一來一往的,常令異鄉的旅人們感到崩潰。

最近,日本職場也開始出現這個問題。週末假日常收到主管上司在LINE上的問候,讓強調上下階級的日本人更無法避免無視訊息。好好的假日,又變成工作模式,網路上充滿各種苦情的埋怨。我的日本朋友佐藤君是學法律的,他甚至跳出來主張,在還會支付加班費的日本職場中,這樣的行為,公司應該要支付加班費。

「我恨死在即時通訊上討論公事了!」阿德忍不住抱怨。說主管還要大家在LINE上開組群,你一句我一句,通話記錄又難以搜尋,誰寫了什麼,常搞不清楚。

話說到一半,他的訊息又來了。阿德看了看手機,抱歉地說「回個信」後,卻忽然發現網路連不上了。他仔細一想,原來當初申請網路的時間算錯了,期限少一天。回不了信,就趕緊去吃晚飯吧!踏進阿德想了很久的拉麵店,那一碗拉麵其實只花了十分鐘就解決了,卻讓我覺得那是他這趟旅行中,真正在旅行的一刻。

 

◎原載於「姊妹淘」專欄

Tags: